五朵金花映东南
发布时间:2014-03-05
发布者:唐瑭
文章来源:团委
浏览次数:735

    今年,又有4219名莘莘学子从天南海北汇聚到东南大学,为这所百年名校注入了新的盎然生机。其中女生约占4成,成为名副其实的“半边天”。

  每一个大一女孩都是一朵明艳的鲜花,素以盛产好汉著称的东南大学,瞬间变成“才女集中营”。其中,有5朵金花特别引人注目,每朵花都有独一无二的花之物语……

 

    宋文清———豆蔻梢头二月初

    豆蔻的花语:可爱、玲珑

        来自泰安二中的宋文清是我校史上第一个00后,自是集万千“宠爱”于一身。这次以13岁的“低龄”考进我校,引来赞声一片。对此宋文清非常淡定,她自称“学渣”,表示要向“学霸”们看齐。她多次说:“我基础不好,在强手如云的东南,感到很忐忑。”宋文清说,眼下最要紧的事情,就是让自己的实力跟应届的大哥哥大姐姐们“扯平”。

  宋文清2000年出生,6岁进入小学时,经过测试,老师认为她“不需要再上一年级”,干脆就从二年级读起。入学以后,老师吃惊地发现她在二年级还是严重“吃不饱”。一个月后,宋文清跳到三年级。在三四年级,宋文清一直独占鳌头。小学四年级,宋文清参加初中入学考试,竟然再一次拔得头筹。

  于是,8岁的小文清成为初中生。进入初中以后,宋文清的成绩仍然很好。初二学年结束,她提前参加中考,顺利地考入泰安二中。谈及为什么总是跳级,宋文静狡黠地一笑:“因为我觉得毕业班很枯燥,就想略过,嘿嘿。”

  常胜将军也有失手的时候,去年,12岁的文清初次“试水”高考,发挥得不好。欠佳的成绩没有让宋文清灰心,反而激励她加倍努力学习。今年,高二学生宋文清再次参加高考,考出609分的好成绩,超出重点大学控制线55分。就这样,文清顺利收到东南大学录取通知书,小姑娘为此高兴了很久。

  13岁,正是上初中的年纪。但是在宋文清身上,有一份远远超过自己年龄的淡定和沉稳。小姑娘喜欢阅读,善于思考,在从家里带来的为数不多的行李中间,有一本柴静的《看见》。问起她初来乍到想不想家,宋文清表示,因为每天日程都满满当当的,白天根本无暇想家。由于白天太忙了,一到晚上就犯困,所以至今还没有尝过想家的“涩果”,“想家也抵不住困啊!”宋文清调皮地说。

  这个早慧的小姑娘自理能力很强。她6岁会做饭、8岁会洗衣的轶事如今被广为“传唱”,她说:“小时候,看妈妈洗衣服,我就去玩泡泡,玩着玩着,我就会洗衣服了。”至于烧菜,炒芹菜、炒鸡蛋、炒土豆丝这些菜都不在话下。业余时间,宋文清喜欢弹古筝,问起她有没有考级,她说:“我弹筝不为考级,就是一种休闲。”

  早在高一的时候,宋文清就从数学老师李广安口中得知东南大学,从那以后,宋文清就把东南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。她说,自己对东南大学的感觉是“方”和“大”。除此之外,宋文清对自己的方向感“颇有微词”,她说:“由于对校园不熟悉,在学校里面走路,我经常迷路。”

  考上东南之后,宋文清就“网罗”了很多关于学校各专业的材料,最后把目标聚焦到生物医学工程、医疗仪器科学之类的方向,宋文清说:“我希望能帮助残疾人更好地生活!”

 

    两个胡蝶———蝶兰双双题金榜

    蝴蝶兰的花语:聪慧、坚毅

        今年,淮阴中学的两只“蝴蝶”一起飞进东南。

  一个胡蝶考进建筑学院,另一个则被吴健雄学院录取。

  建筑学院的胡蝶,来自淮阴中学高三9班,这个胡蝶稍大一点(以下简称“大胡蝶”),她出生于1995511,爸爸胡正超、妈妈梁连梅分别是淮阴市纪家楼小学和盐河中心小学的数学教师。大胡蝶在这次高考中,考出了399分的好成绩,位居全省理科第176名,物生都是A+,小高考4A。因为对东南的建筑情有独钟,胡蝶毫不犹豫地填报了东南大学。

  大胡蝶成绩非常稳定,她小学就读于淮阴市纪家楼小学,初中和高中都在淮阴中学。据其父母介绍,她学习很踏实,从来不熬夜,每天11点之前就休息。

  胡正超夫妇从来没有打骂过孩子,中考前夕,有一次胡蝶考得比较差,老师很着急,把胡正超找到学校。胡正超心急如焚,但是他一点也没责怪孩子。回到家后,父女俩一起坐下来,仔细分析考试失常的原因。胡正超对女儿说:“学习就像是赛跑,运动员偶尔跑不出好成绩是因为状态有起伏。你这次没考好,也是这个原因,所以不要埋怨你自己。”终于,胡蝶很快恢复常态。

  大胡蝶平时喜欢打羽毛球,喜欢听郭静的歌,尤其喜欢那首《往未来飞的客机》,胡蝶说:“我喜欢这首歌表达出的对友情的珍视。”胡蝶还喜欢看小说,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是她的最爱,因为平日里喜欢钻研数学,所以数学应该算是胡蝶最大的爱好。

  另一个胡蝶,来自淮阴中学高三13班。这个胡蝶出生于19951011,恰好比大胡蝶小5个月,以下称作“小胡蝶”。

  这是一只坚强的“蝴蝶”。今年3月,胡蝶的身体开始屡屡出状况。严重的时候,头疼欲裂……那段时间,胡蝶发现黑板总在不停地晃动,每次都要用两只手把脑袋固定住才能看清黑板上的字。有时候,胡蝶走路明明是想走直线,但是走着走着就走歪了。有一天中午放学,竟然一头栽倒在地上……去医院检查,发现是耳朵和鼻子同时出现问题,耳朵里面的平衡器官有毛病,鼻子则是鼻中隔弯曲。在这两个毛病的综合作用下,胡蝶被折磨得苦不堪言。因为听课实在没有效率,胡蝶有时候就干脆不去学校,高中阶段最后的三个月,胡蝶就在“三天打鱼,两天晒网”中度过。

  小胡蝶强忍病痛,挤出难得的清醒时间抓紧学习,在高考中硬是考出了383分的好成绩,物理化学一个A+,一个B+,小高考成绩是4A

  小胡蝶出生在盱眙县官滩镇,2001年,6岁的胡蝶进入官滩镇中心小学就读,因为在这个小学总是遥遥领先,有点找不到“对手”的感觉,在胡蝶舅舅的建议下,父母将胡蝶转入泗洪双语学校,由于入学测试成绩优异,学校还减免了胡蝶的学费。小学毕业,胡蝶又以优异的成绩进入盱眙县实验学校读初中,三年后考入淮阴中学。

  小胡蝶的一大特点是非常独立,在她6岁的时候,她的父母胡健生和穆孝花就去泰州九龙镇打工了,胡蝶就跟在爷爷奶奶身边。9岁以后,胡蝶一直在学校住校,自己解决衣食住行。

  高一开学,小胡蝶跟妈妈一起去缴费。当她报出自己的名字时,收费的老师说:“胡蝶,你不是交完费了吗?”胡蝶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心想:“这么好?有人给我交费了?”后经查实,原来是高一年级有另外一个叫胡蝶的同学,所以才产生上面的误会。

  大胡蝶知道小胡蝶,则是因为高二9班和高二13班的英语老师都是徐玉林老师,老师告诉她13班有一个和她同名的同学。大胡蝶说:“我走在校园里,经常听到别人喊胡蝶,每当我停下来准备答应,才发现人家叫的不是我。”

  虽然跟大影星同名,但是两个女孩的名字都跟前者没有关系。大胡蝶的名字是妈妈取的,在农村长大的梁连梅打小就非常喜欢蝴蝶。怀孕以后,因为先生姓胡,梁连梅就想如果生的是女儿,就叫胡蝶。小胡蝶的名字是爸爸取的,胡健生和穆孝花谈恋爱的时候,有一次胡健生和几个同学走在路上,看到一群五彩斑斓的蝴蝶飞过来,非常漂亮,胡健生就跟同学说:“以后我要是有女儿,就叫胡蝶!”

 

    顾译尹、顾译予———并蒂莲花香益清

    并蒂莲的花语:同生、同心、同根、同福

        来自无锡的孪生姐妹顾译尹、顾译予分别被经济管理学院和法学院录取。打开她们的履历表,会被她们的才艺“吓坏”。这姐俩的兴趣爱好惊人地相似,都是钢琴十级,都擅长声乐、绘画、游泳、写作等。

  姐妹俩1995413日出生于无锡的一个幸福之家,姐姐比妹妹大两三分钟,父亲顾永青经商,母亲胡敏洁是一名公务员。姐妹俩上幼儿园中班的时候,有一次父母带她们去商场看乐器,她们不约而同地相中了一架钢琴,父母把那架钢琴买回家,姐妹俩从此跟艺术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  学钢琴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尤其是指法练习非常枯燥,但是姐妹俩练琴的决心从来没有动摇过。刚开始练琴的时候,妈妈总是陪着她们一起去上课,回家后再与她们切磋老师课上讲过的内容,随着难度的加大,妈妈渐渐指导不了她们了,姐俩就自己专心听讲,回家以后相互帮助。

  上了初中,姐妹俩在学校住校,不能每天练琴了,她们就利用寒暑假“恶补”钢琴。到了高中,姐妹俩又开始学习声乐,为了每天都有地方练声,她们就搬回家住,每天家和学校两边跑。

  姐妹俩兴趣爱好广泛,在运动场上也是好手。她们喜欢打羽毛球,喜欢游泳,还经常在学校运动会上摘金夺银。

  姐姐和妹妹长得特别相似,唯一不同的是面部表情,妹妹经常笑得很奔放,姐姐则内敛不少。姐妹俩很有自己的思想,虽然从小到大一直在一个班,但是两人却不愿做“连体婴”。她们一直不住一个宿舍,都有各自不同的朋友。在学校里面吃饭,姐妹俩也“各自为阵”。妹妹说:“我们都不约而同地希望接触不同的朋友,丰富自己的生活。”这次选专业,经济学类和法律姐妹俩都喜欢,后来,两人坚持选报了不同的专业,为的是接触不同的学科,拓宽彼此的知识面。

  姐姐眼中的妹妹活泼、懂事、胸怀大志。初中的时候,有一次姐姐被一个好朋友误会了,妹妹听说了,比姐姐还着急,不厌其烦地跑去为姐姐解释,那位小伙伴在搞清状况之后,终于和姐姐冰释前嫌了。在姐姐看来,妹妹能秉持自己的理想,从来也不懈怠。当小朋友们都在关注八卦新闻和街头小报的时候,妹妹喜欢思考问题,喜欢读大部头的文学名著,写的文章也颇有深度。

  顾译予说:“我姐是我的偶像”。由于姐姐天性沉稳,她的学习成绩一直很稳定,妹妹则有一点“过山车”的感觉。但是,只要妹妹肯用功,她在很多时候也能超过姐姐,变成“黑马”。妹妹说,姐姐做事专注,领悟能力特别强,很多东西都是姐姐先学会,然后再教妹妹。

  从小到大,姐妹俩很少长时间离开彼此。妹妹说:“印象中我和姐姐唯一一次较长的分离,是因为奶奶把姐姐带到杭州去玩,又不愿意打扰睡梦中的我。当我一觉醒来发现姐姐不见了,顿时觉得六神无主。”直到如今,如果姐姐单独一个人出门,妹妹都很不放心,妹妹说:“每次姐姐出去,我都盼着她早点回来。”